江油汽车网

当前位置:

無房大鳄身后金科黄红云深陷资本修罗场

2019/11/09 来源:江油汽车网

导读

在资本市场这个修罗场上,没有例外。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金科后面不一定是玉律,它可能是铁律,资本市场的铁律。8月2

在资本市场这个修罗场上,没有例外。

無房大鳄身后金科黄红云深陷资本修罗场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

金科后面不一定是玉律,它可能是铁律,资本市场的铁律。

8月23日晚间,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656.SZ,以下简称金科)发布2018上半年业绩公告。

据金科2018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合同销售金额达到597亿元,同比增长116%;结算的营业收入为155亿元,同比增长49.26%;短期借款为59.2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69.21亿元,短时间负债总额到达228.44亿元,资产负为债率84.79%。

利率双低,销售额权当“遮羞布”

根据金科的半年报分析,我们发现金科能够实现597亿的合同销售金额,这都得益于金科上半年大举吸收的合作开发项目。

但是有趣的是,金科在半年报中并未公布真正属于自己的权益占比。

少数股东权益的大幅增加虽然为金科的负债率降低起到了作用,但并不能改善金科股份上半年新近发行的公司债券成本明显上升的事实。

根据金科半年报分析,虽然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了60%,但是净利润率持续低位。金科上半年净利润仅为7.93亿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7亿元,净利润率约为5.1%。

据Wind分析数据显示,与金科股份营业收入相近,已披露上半年营业数据的10余家同行业A股上市公司中,金科股分的归母净利润范围排在末端,这些可比公司的营业收入水平介于57亿元到192亿元之间。

人民网报道称,和金科在范围相似的12家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只有2家公司的营业收入超过了金科股份,但有11家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超过金科股分。营业收入最低的光明地产(600708.SH),其上半年的归母净利润达到8.35亿元。

金科的净利润低的毛病还是出在了销售毛利率上。

金科的销售毛利率在行业中延续低位,根据其财务报表数据和Wind资讯数据显示,金科股份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毛利率约为20.69%,高于公司去年18.67%的销售毛利润,但依旧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在14家规模相近的同业公司中,金科股份的销售毛利率排在倒数第二位。

另一方面,随着金科股分营收范围扩大,公司的“三费”支出在上半年快速增长,进一步压缩了利润空间。

上半年,金科销售费用到达9.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91.3%,管理费用7.24亿元,同比增长73.8%,财务费用3.24亿元,同比增长177.5%,其增速远超营业收入。

597亿的合同销售额与155亿的营业收入,居然成了金科的一块遮羞布。

高负债还“大撒币”,引深交所询问

再看金科的负债率,同比整个行业来说居高不下。

据金科股分2018半年报显示,负债率为84.79%,而2016年时,金科股分的负债总额为1092亿元,负债率仅是79%。

数据显示,金科上半年有息负债合计753.29亿元,其中短时间借款及1年内到期的为228.44亿元,较年初增加50亿元。

诡异的是,前不久金科股分还曾表示,要为项目公司股东提供总计不超过8.43亿元的财务资助。其理由是“盘活存量资金,加快资金周转”。

一边是大量借债,一边是对外“大撒币”,这种事金科董事局主席黄红云干过还不止一次。当有过“前科”的黄红云突然做出如此举动,深交所也十分警惕。

7月17日深交所向金科地产发出询问函,要求金科对其给项目公司股东提供财务资助一事做出详细解释。

两天后,金科股份回复深交所,财务资助涉及4家公司,金额共计8.43亿元。

据金科股份公告显示,将以并表项目公司的富余资金,分别向嘉兴宝泰、上海弘久、嘉兴茂凯及上海旭辉,提供共计逾8亿元的财务资助,而这4家被资助的公司并不需要向金科支付利息,资助期限为2-3年。

值得注意的是,金科股份此次资助的4家公司中,嘉兴宝泰与嘉兴茂凯在2018年1-6月营收、利润、净利润均为0,而其履行事务合伙人则均为深圳中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而企查查信息显示,深圳中民资本的法定代表人为“明天系”元老于太祥。

無房大鳄身后金科黄红云深陷资本修罗场

上海弘久在2017年全年的营业收入0万元,利润总额-277.15万元,净利润-277.15万元。惟有上海旭辉实现了盈利,数据显示,2017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4316.25万元,利润总额1252.72万元,净利润939.54万元。

截至7月5日,金科对外提供财务资助余额已经高达97.5亿元,较2017年末的对外担保余额同比增加了逾50亿元。即便如此,金科仍然持续对外提供担保。

深交所在问询中提到,“向各股东提供的资金是否为项目的预售回款资金”,金科股分对此表示,项目公司向各股东提供的资金不全为项目的预售回款资金。

尽人皆知,2018年以来,伴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深入进行,“房住不炒”政策的持续推进,房地产企业的融资难度越来越大。

在当前地产行业普遍缺钱的大环境里,黄红云“大撒币”到底在下什么棋?

让我们从头说起。

新能源概念套现迷局

金科是在2014年宣布涉足新能源领域的。

当年10月,金科斥资20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金科新能源有限公司,并在北京完成注册。

那时候金科还曾高调宣示:未来3至5年,金科新能源装机容量将达到500万千瓦,总投资规模到达400亿至500亿。在此之后深交所还曾向金科下发询问函,质疑其年报中有关表述是否夸大了新能源业务的投资规模。

谁都没有料到2017年8月,金科居然重新能源产业基金退伙,并按出资比例收回退伙资金。新能源战略前后运作不到三年,就草草收场。

这三年里产生了什么?外界看到的是,在新能源战略刺激下,金科股价持续上行,从最低2元一路暴涨到11.47元的历史最高位。与此同时,金科创始人、董事长黄红云及其家族开始大规模减持套现。

据中国经济网的报导,黄红云的弟弟黄一峰、王小琴夫妇自2014年11月底减持金科股份,套现17亿左右。2015年一季度十大流通股东,黄红云女儿黄斯诗、侄儿黄星顺从名单消失,估计两人套现金额也达到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12月27日,金科股分宣布一项高送转、高分红预案,公司拟利用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14股,以未分配利润每10股送红股6股,每10股派发1.5元。

黄氏套现高峰是在当年的A股股灾前。2015年5月6日、7日,黄红云减持1.55亿股,套现11.45亿。5月7日,陶虹遐减持0.52亿股,套现3.74亿。5月12日,陶虹遐减持1.8亿股,套现12.83亿。也就是说,一周之内,黄红云夫妇套现超过28亿。

短短半年时间,黄红云家族通过减持套现约48亿。尔后,股灾降临,金科从最高11.47元一路跌落到3.43元的低位。

家族企业套现股权,本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但黄红云先是通过布局新能源成功拉抬股价,接着赶在股灾前精准套现,难道真是碰上了好运?

据财新网报导,2015年3月12日,黄红云女儿黄斯诗减持900万股金科股分,买方营业部出现“国泰君安交易单元(394146)”买入900万股。这个席位被市场誉为徐翔的“御用席位”之一。根据媒体报道,黄红云夫妇等的高位套现,亦与徐翔存在关联。

也因此,徐翔被抓后,黄红云被要求协助调查。2016年8月11日,他辞去了金科股分董事长之职。2016年12月21日,黄红云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资历。

如今回头再看金科新能源布局,人们有理由相信,从炒作新能源概念到家族套现再到精准逃顶,这一整套操作环环相扣,一气呵成,体现了黄红云精准设局的高超水平和行云流水般的操作技能。

迎战孙宏斌的“滑铁卢”

在黄氏家族大规模套现后,2016年,黄红云迎战孙宏斌,金科即将被融创中国吞并。

無房大鳄身后金科黄红云深陷资本修罗场

2014年,金科股分决定斥资进军新能源市场时,就筹划定增。

2015年8月,金科公布定增预案: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45亿元用于重庆、贵州等地的房地产项目开发,和新疆的风电项目。发行价格不低于每股5.82元。

紧接着金科股价爆跌,到2016年初已跌至3.48元/股。金科不得已修改定增方案,募资总额仍为45亿元,但定增价格下调为不低于3.68元,不限额竞价增发。

孙宏斌乘机而入,当年8月,竞得金科16.96%的股分,融创籍此成为金科股分的第二大股东。

听说而黄红云得知消息后非常震惊,因为此时他通过持续减持,早已失去了对金科的绝对控制。

接下来的几个月,融创以极其低调的方式在二级市场上缓慢增持金科股分,到11月底又取得了金科股分3.04%的股分。至此,融创手握金科将近20%的股分,直逼黄红云夫妇的25%。

2017年4月,融创继续增持金科股分2.26亿股,股分增至25%,与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的26.24%仅一步之遥。

这场围绕金科股权的争夺战目前还没有结果,但要论掰手段,黄红云显然不是融创的对手。

但是他绝不甘心拱手送出金科的控制权。

为了阻击融创的进逼黄红云改组了董事会,引入两名职工董事,要求在金科供职最少五年以上,确保自己的人马在董事会里占据优势。

并且重归地产主业,提出力争2020年达到2000亿元。

作为一家二线房企,金科2016年营业收入仅341亿元,要在短短三年间冲击2000亿目标,充满悬念。

执行方面黄红云学习碧桂园的高周转,提出“1671”模式,要求拿地后1个月开工、6个月开盘、7个月开发贷上账、1年内现金流回正。

同时效仿碧桂园设立跟投制度,推出以“同创共赢”“同舟共赢”的鼓励政策。

金科推出这份发展规划后,开始迅猛拿地,大举扩大。

截至2017年年底,金科已成为重庆主城土地储备最多的房企。

当年,金科销售金额658亿,同比大增92.96%,几近翻了1倍,据金科股份2018半年报显示,18年上半年金科销售金额597亿,有望再次翻番。

在这种高速扩大背后,金科付出的代价是:高企的债务压力和紧绷的资金链。

急剧扩张不但推高债务,更使金科的资金承压越发凸显,为减缓财务压力,金科为其旗下数十家子公司进行大规模融资担保。

为此,深交所曾向金科下达监管函,指其对三家全资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事项,未提交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违背《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

一家正在高周转的房企,此时正是泥菩萨过江之际,居然项目公司还会有8亿的“闲置资金”为子公司提供融资担保.

前后比较,不难发现,从500亿新能源布局到家族套现再到如今2000亿新地产计划,套路似曾相识?

黄红云当初拉抬股价,掩护家族从资本市场套现近50亿,如今的2000亿,难道只是为了保住黄氏家族对金科的控制权?

金科新能源战略以资金闲置而草草收场,目前又以资金闲置为名对外提供巨额资金支援,操作手法前后如出一辙,背后有没有猫腻?

三年前,深交所因新能源投资向金科下达询问函,事后证明,深交所当时不但问到点子上了,而且很有必要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

那么,这次围绕资金支援而进行的询问,监管部门是不是有必要继续深入调查,并采取有力措施保护股东利益?

修罗场

看一个人的过往,可以知道他的将来。

佛家语“修罗终生以战斗为目标”。

阿修罗王常常率部和帝释天战斗,因为阿修罗有美女而无美好食品,帝释天有美食而无美女,相互妒忌抢夺,每有恶战, 总是打得天翻地覆,故俗谓战场为“修罗场”。

人们通常用“修罗场”来形容惨烈的战场。后来引伸出“一个人在窘境中做绝死的奋斗”的意思。

也许,资本市场就是黄红云的修罗场,以上3点迷雾重重再配合这次的半年报,莫非这又是黄红云布下的一盘大棋?

曾500亿新能源的“设局套现”,黄红云已经让资本市场擦亮了眼睛,如今8亿资金援助背后,也许隐藏着金科更大的迷局。

只是在资本市场这个修罗场上,每个聪明人开始都认为自己是个例外,结局是没有例外。徐翔不是例外,XIAO建华同样也不是例外。

对于资本市场取胜的秘诀,《大时期》有句话“尽早离去”。懂的人又有几个?

闲敲棋子落灯花,资本市场几人归。

genericviagra含意

枸杞酸西地那非

印度神油官

酸西地那非片

标签